联系我们

高密华晨机械科技有限公司
手机 13863610656
在线客服:QQ 927467029
电话:0536-2210288
传真:0536-2210286
地址:山东省高密市康城大街东首

新闻中心

字号:   

老板断指举报纪委干部放高利贷 涉事干部仍在岗

作者:林斐然来源:新京报 [微博] 浏览次数: 日期:2016年2月27日 19:31

日前,天津蓟县宜维盛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金卫东通过网络实名举报当地纪委多名干部,称曾以5分的月利率向高姓纪委干部借数十万元高利贷,目前企业资金链断裂,其无力偿还只能断指求助。前日下午,蓟县纪委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就此事回应称,目前纪委已介入调查,上级纪委部门也对此事予以了关注。昨日,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发现,当地民间借贷情况较为严重,并且有多名公职人员卷入其中。

断指举报

25日上午,位于天津市蓟县洇溜镇的宜维盛公司大门敞开,记者走访多间厂房看到,生产线上的机械设备已全面停工,大部分厂房内空无一人,仅余部分研发人员仍在工作。

厂房东侧的一处空地上,有一排用彩钢板搭建的临时平房。平房内,总经理金卫东正坐在沙发上发愁,他左手戴着一个黑色的棉布手套,包裹着断掉了小拇指的手掌。去年12月28日上午10时,就在这间平房里的办公桌上,他用刀切下了自己的手指,以此证明举报的诚意。

摄像头录下了金卫东切下手指的全过程。在这段不足7分钟的视频中,他先是抱起桌上一小摞钱,称“这是给高息的”,随后起身出屋。回来后,他对面摄像头,称当地纪委干部向他放高利贷,并从腰间掏出了一把折叠刀,切下左手小拇指。

“走投无路,只能借高利贷。”金卫东告诉记者,企业经营已近20年,2013年前后资金链出了问题。为了扩张业务并周转,他前后共欠下约1500万元债务,其中约有千万元的月利息都超过了3分,“这些钱都投到厂子里去了。”在这部分欠款中,有四五百万元左右的借贷来源为当地纪委的高、刘、李姓3名干部和几名乡镇干部,月利息3分至5分不等。现企业难以为继,债主催债太紧,自己只能被迫实名举报。

高额利息

工商信息显示,该公司成立于1996年,注册资金450万元,主要经营项目为医药中间体研发和制造,并涉及货物出口贸易,目前为存续状态。

金卫东称,企业早期经营过化学试剂,此后转为医药中间体,“我们有自己的产品和技术,四五年前,最多的时候一年能赚四百万元左右。”他认为应该趁势投资发展企业,但部分药企未按时返还货款,亟需资金的他把目光投向了高利贷身上。

昨日,记者联系了当地多家民间贷款企业。有工作人员称,他们可帮助完成抵押贷款,月利率根据抵押物而定,用房本抵押月利率约为3分,按月还利息,违约需缴纳较高的滞纳金。另一家公司的工作人员称无抵押也可以取现,利率为3角,房本抵押8分,超期还款的滞纳金为按天5%计费。

记者注意到,以3角的月利率估算,年利率高达360%。这意味着借款10万元,每个月需要交付3万元的利息,需要在一年后缴纳利息36万元,超过中国银行同期贷款4.75%年利率约75倍。

据北京律师张新年介绍,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年利率在24%以下的,法院应认定其有效;年利率在36%以上的,应认定为无效;年利率在24%至36%之间的,属于自然债务,借款人有权拒绝给付,出借人不能获得胜诉权,但如果借款人自愿给付,则给付有效,一旦给付,事后不得要求返还。

金卫东称,他从四到五年前开始借高利贷,一年半前通过中间人找到了当地一名高姓纪委干部,通过他的介绍,向多名纪委干部和乡镇干部借取共计四五百万元的资金,“除了姓高的5分,大概36万元左右,其他的是3分。”

沉重的小微企业

宜维盛公司的资金链遭遇难题得到了洇溜镇党委书记的证实。据镇党委书记魏继红介绍,该企业为镇上的一家私营企业,从化工产品逐渐转型为医药中间体,并开发了部分新产品,有海外进出口业务。企业在发展中确实遇到了融资困难的问题。其土地为集体土地,非国有土地,无法抵押给银行贷款,调研还发现企业的设备不属于通用设备,折价也很难。该企业欠下巨额高利贷后,也曾向当地政府提出过请求帮助的申请。

魏继红称,其间,金卫东通过银行贷款约200万元,到期后打算在七天之内还上,再次贷出继续使用,不料此间他曾借过的债主将其诉上法院,银行账户被冻结。“钱是倒贷公司借的,一天利息一万。”金卫东表示,自己原以为能够顺利周转这笔资金,现在的情况已经是雪上加霜。

洇溜镇上的另一家企业的负责人表示,当地有不少民营企业存在资金困难、通过高息借贷的情况。他自己也欠下了数百万元的高利贷债务,较高的利息迫使他一度远逃蓟县,春节期间他才敢偷偷回乡。

魏继红介绍,当地的企业主要为彩钢厂、水泥构件厂、服装厂等,自2015年开始普遍受到经济下滑影响,镇上不少企业都遇到了资金难题,当地镇政府部门也曾关注过并试图帮助这些企业解决难题。

2014年10月,中国互联网金融公司融360发布报告称,国内六成以上小微企业贷款利率为“高利贷”,62%的小微企业贷款产品月利率达2%以上,九成以上的小贷公司和P2P平台的产品月利率超过2%。

金卫东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并不是不想还钱,目前银行账户被冻结,企业确实存在资金周转困难的问题。

“纪委中间人”

昨日中午,蓟县一名乡镇干部告诉记者,他曾在2015年1月通过蓟县纪委的朋友高某,在饭局上结识了金卫东,金卫东称企业项目前景好订单多,亟需资金。由于高某是中间人,自己出于对高某的信任,答应借出这笔钱,“写了借条,借据上没体现利息,金卫东签了字,按了手印。”

该干部称,高某的多名朋友同样通过高某认识了金卫东,并借钱给他。金卫东承诺给的利息在2015年上半年均正常打款,当年6月突然停了,“八九月份,借款的几个人有的要买房有的需要用钱,找金卫东要,他没还上。”自己曾多次上门要钱未果,并向高某求助,而高某的回应是“是我逼着你借钱的吗?”

他还表示,该笔款项的利息“绝对不超过3分,绝对没有超过法律范畴。”

金卫东出具的多份录音和办公室监控视频记录显示,确有3名男子曾通过电话向他讨要债务并前往办公室讨债。此外,该企业2015年上半年建行的资金转账信息显示,从2015年1月4日开始,金卫东向一高姓男子转出54500元的款项,一刘姓男子则先后转入415000元的款项,双方还有超过10万元的数额往来。

金卫东称,高姓纪委干部承担了中间人的角色,并多次介绍其他干部借款给他,介绍成功他即提供回扣给高某。汇款单上的款项,除了回扣部分,高某的借款利息是最高的,“月息5分。”

新京报记者从相关渠道确认,高某、刘某此前均供职于蓟县纪委第一纪检监察室,而另一名多次催债的李姓男子则为蓟县纪委常委。25日至26日,高某、刘某、李某3人均拒绝了新京报记者的采访,并称记者可与纪委主管领导联系,了解借贷相关事宜。

涉事纪委干部仍在岗

记者调查还发现,今年年初,当地出头岭镇干部李某某以民间借贷纠纷为由将金卫东诉上法庭,并要求其偿还借款共计19万元,并以银行贷款利率的4倍付清利息,其中4万元的借款诉求已经获法院认可。

监控视频中,纪委干部刘某曾与东赵各庄镇财政所的公职人员吴某前往金卫东办公室讨要债务。昨日下午,吴某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并称债务问题系私人问题,和单位财政所的资金没有关系。

25日和26日,新京报记者从蓟县纪委相关负责人处获悉,在看到金卫东断指视频后,纪委领导对此很重视,并从市纪委方面反映回一些情况,目前纪委已介入调查核实。

该负责人表示,这两天纪委方面已经约谈过当事人,但目前的情况仍在调查中,几位涉事的纪委干部仍在岗工作。

所属类别: 华晨看世界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社会万象  举报纪检